全國統一服務熱線
聯系我們
  • 地址:通化市雪花路666號
  • q q:2519796780
  • tel:18643036699 微信同步
  • http://www.thchengcheng.com
行業新聞
開放還是收緊 網售處方藥將何去何從
來源:本站 瀏覽次數: 日期:2019-08-20
  開放還是收緊 網售處方藥將何去何從
  《藥品管理法》修訂在即,
  互聯網的出現改變了大眾購買習慣以及衣、食、住、行后,“藥”也成為人們關心的網購內容。
  近年來,有關網售處方藥的問題一直是各界關注的熱點,一方面,網售處方藥解禁的呼聲越來越大,另一方面,網絡銷售導致處方藥濫用的問題也令不少人擔憂。 
  2019年4月20日《藥品管理法修訂草案》發布,相關條款規定,藥品網絡銷售第三方平臺提供者應當備案,履行資質審查、制止和報告違法行為、停止提供網絡銷售平臺服務等義務,并明確不得通過藥品網絡銷售第三方平臺直接銷售處方藥。這一草案明確禁止了網售處方藥。不過,也有業內人士建議,監管不應一刀切。
  《藥品管理法》修訂在即,8月19日,新京報經濟智庫思刻(thinker)舉辦沙龍,邀請原北京市衛計委主任、中國醫院協會副會長方來英,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長趙鵬,中國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鵬,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,阿里健康執行董事、醫藥事業部負責人汪強,京東健康醫藥部總經理金恩林,就網售處方藥相關話題進行討論。
  如何開放?
  處方審核機制需上線 可先部分開放
  方來英:互聯網是工具,我們不要排斥互聯網平臺是否能做,應更多關注是否能夠保障患者安全。在網售處方藥之前,我們必須要解決若干個瓶頸,其中建立處方審核機制尤為重要。處方的審核機制包括審核處方真偽、醫生資格真偽、審核流程等。如果這些基礎性問題不解決,我們單純去討論是否要網絡銷售的問題,是不合適的。
  菜有的時候是好菜,但如果烹調方法不當,最后整餐都會毀掉。所以我們要去觀察、去解決它的一些關鍵性的、涉及安全質量的重要問題?;剡^頭來我們再來看,這個東西可不可以在平臺銷售。當然,在大數據條件下這是做得到的,問題是做得到和已經做到是兩個概念。
  朱恒鵬:網售處方藥風險可控,可以開放,但需給監管部門、衛健部門、醫院一個過渡期。隨著大眾需求的升級、收入的升級,隨著企業間的不斷競爭,最終市場會走向健康。別一上來就要求那么高,這是不現實的。此次修訂后的《藥品管理法》,可能會對開放企業數量做出規定。如果限制企業數量,建議開放10家-20家企業,千萬不能只開放1家-2家,大的藥品配送商國藥、上藥、華潤等以及大的網絡平臺,都應該被納入考量范圍。
  趙鵬:網售處方藥在前期征求意見的過程中,有部分常委提出,早期可將藥品分品類進行網售開放,例如部分需要特殊管理的藥品先禁止通過網絡進行銷售,開放其他處方藥品。但這個領域非常專業,人大常委會也不可能做充分的制度設計,我認為,人大常委會可通過授權,要求國務院某些部門來聯合制定相應監管規范。
  如何合規?
  平臺審核入駐商家 違規要懲戒經營者
趙鵬:針對網售處方藥的合規問題,如果平臺上有直接的經營者,沒有處方就銷售處方藥,那就去懲戒經營者。同時,根據《電子商務法》的有關規定,如果認定平臺了解商家在提供這種服務,而沒有采取措施應對,那么平臺也要承擔責任。執法部門對違規行為執法,平臺自然會建立審核機制,主動合規。
  趙占領:患者肯定是希望便利,當然也會考慮安全問題,例如藥的真偽,質量有沒有保障。普通人不具備大量醫學知識,憑自己感覺用藥不一定準確,而且有的藥的劑量還是需要開處方的醫生來把關的。所以便利和安全都需要兼顧。因此,平臺要發揮更大的作用,包括對入駐商家、藥店的資質審核。同時要保證在銷售處方藥時,需要審核相對應的處方。
  朱恒鵬:醫藥行業存在潛規則,賣給醫院的部分藥是不能賣給普通藥店的。所以患者拿著醫生開的處方到普通藥店是買不到所寫的處方藥的,只有這樣,醫生才能有回扣。如果利用互聯網平臺統方,互聯網平臺不會干給回扣的事情,醫生也無法從平臺拿到回扣。但互聯網平臺確實可以通過自主定價醫療服務,以合法的方式來吸引醫生在互聯網平臺上開處方。
  怎樣監管?
  互聯網可成監管輔助 藥品流通數字化
  方來英:目前我們還沒有構建全國統一的醫生庫,如果我們構建不起來一個全國統一的醫生庫,就沒有鑒別醫生真偽的基本數據;其次,從互聯網角度,怎樣有一個統一標準去審核醫生身份,也是沒有直接解決的問題。
  趙占領:從監管層面上講,互聯網這個銷售載體實際上能成為監管的重要輔助。如果網售的處方藥出現了什么問題,我們能第一時間鎖定相關責任人,了解銷售了什么藥品,藥品經歷了什么銷售軌跡。
  網絡銷售都會留下相關數據信息,這些信息就成為消費者維權、監管層監管的重要依據。開放網售處方藥,對平臺加強管理,平臺管理平臺上的商家和用戶行為,符合政府一向管理互聯網的主要思路,也是行之有效的方式。
  汪強:作為平臺和行業從業者,我需要監管層告訴我們應該怎么做,我們可以實現。大眾對于互聯網購藥需求在這擺著,如果是一刀切全面禁止,這樣并不利于民生。目前,關于藥品的監管都可以通過數字化的方式實現,例如藥品的追溯、對部分重點藥企關注以及對不同企業批文時限的掌握,我們愿意對網售處方藥做出一些主動化的規范,并支持監管方,主動參與操作細則的規范設置。
  金恩林:不僅僅是對網售處方藥的監管,其實從保障民眾用藥安全、保障國家醫保資金安全等等角度出發,核查處方真實性、規范審方機制都是非常關鍵的。我個人覺得,如果國家能有部門推出一個全國統一電子處方系統,一個中立的系統,那是最理想的狀態,但是其實挺難的。
  有何影響?
  提高患者議價能力 促進仿制藥降價
  金恩林:就網售處方藥目前的銷售情況來看,大眾愿意在同一個化學名下擁有選擇廠家的空間,這也特別符合一致性評價政策的方向。一旦患者在不同廠家之間有了自主選擇空間,就有了決策權,也有了議價的能力,所以相應也會造成不同廠家之間的競爭,從這個邏輯上講,也能夠促進仿制藥和原研藥的降價。
  朱恒鵬:當大家都選擇從互聯網購買藥品,彼時藥價會便宜,購買流程也會更方便。然而網售處方藥對兩個群體影響比較大,一是醫藥代表,這個群體是醫藥行業從業者和醫藥行業后備力量;還有一個是實體藥店。
  汪強:網售藥品可以壓縮醫藥鏈條中,無效的代理鏈路,最終把藥品提供方和患者之間的鏈路做到最短,這樣就會擠出很多無效的鏈路成本,而鏈路成本的背后就是藥企的營銷成本,未來互聯網也可能會降低政府的醫保支付壓力。

  趙占領:網售處方藥流程中,互聯網醫院怎么對接、處方真實性怎么保障,都是需要整個醫療體系來系統解決的問題。我從總體上判斷,如果《藥品管理法》經過修訂,能夠解禁網售處方藥,后續雖然還有很多工作去做,但肯定是對消費者的利好,我相信隨著監管部門、立法機構以及各方的共同參與,在網售處方藥問題上,能夠有更好的解決辦法。

Copyright ? 2002-2016 通化承誠藥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   備案號:吉ICP備14016903號    技術支持:通化114網  
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高清,黄瓜视频在线观看,抱姝姝A片亚洲综合久久,亚洲AV片手机在线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